“一带一路”战略为我国食用菌产业带来新机遇

来源:《国际农产品》杂志   |   时间:2017-06-28 16:30:24   |   浏览:415

黄亚东

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食用菌生产国、出口国和消费国。我国食用菌年产量已达到2,000万吨,占全球食用菌总产量的70%以上,年产值接近2,000亿元,是继粮、油、果和菜之后的第五大农产品。据海关统计,2015年我食用菌产品出口金额为30.5亿美元,其中对“一带一路”国家出口额达到17亿美元,占我食用菌当年出口额的57%。越南、泰国和俄罗斯位列我食用菌产品前十大进口国之列。2015年我国对“一带一路”国家的农产品出口总额约为218亿美元,其中食用菌的出口额就占8%。

当前,国际经济不确定性增强,国内经济发展的结构性矛盾凸显,我国正步入增速减缓、结构趋优、动力转换的经济新常态。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国推出以全方位开放新格局为目标的“一带一路”战略,必将给沿线国家的相关产业带来极其深远的影响。食用菌产业作为我国农业的特色支柱产业,又该如何抓住“一带一路”战略机遇,继续保持快速增长呢?

一、积极融入“一带一路”战略的必要性

近十年来,由于科技进步,我国食用菌生产由传统的季节性栽培向周年式工厂化生产转变,产量由2005年的800万吨增长到今天的2,000万吨,涌现出一批大型现代化生产企业。与此同时,食用菌产品出口金额由2005年的9.5亿美元迅猛增长到30亿美元。特别是近三年来,在社会资本的大力助推下,食用菌产能扩张进一步加速,导致出现阶段性产能过剩、市场低迷、出口放缓、利润下滑等一系列问题。这已充分说明,食用菌作为一种大宗商品,产量和出口都不可能无限制增长,甚至部分品种国内市场已接近趋于饱和。因此,食用菌行业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十分必要,通过积极融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实现产能转移,有效化解风险,显得尤为重要。

二、积极落实“一带一路”战略的可行性

历史上的“一带一路”主要是促进商品互通有无,食用菌作为我国在国际市场上有竞争优势的农产品已很好地完成了出口创汇的使命。据海关统计,自上20世纪50年代,我食用菌产品已先后出口到五大洲170余个国家和地区(涵盖64个“一带一路”国家)。但是,今天“一带一路”的范畴更加丰富,除了一般性商品贸易外,更加突出技术和资本项下的产业合作。当前,“一带一路”国家多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总人口约44亿,经济总量约21万亿美元,分别约占全球的63%和29%。这些国家普遍处于经济发展的上升期,与我国开展农业领域的互利合作前景十分广阔。上20世纪90年代开始,我国已有少数食用菌行业企业尝试“走出去”,通过在日本、韩国和美国等发达国家建立生产基地,实现本土化经营。但此类中方在海外建立的农场,普遍存在规模小、设施简陋、销售渠道窄、经营不规范的问题。随着我国经济和科技的发展,我国食用菌行业形成了完整的装备制造产业链,能自行制造并出口食用菌栽培所需的各种常规装备。同时,我国食用菌行业出现了以“众兴生物”、“雪榕生物”为代表的一批国内上市企业,拥有较强的经济实力和技术储备,具备了对外投资和并购的实力,并有海外扩张的计划和雄心。目前,我国食用菌产能分布很不合理,大多集中在东南沿海地区,受物流条件的限制,对广大中、西部地区销售辐射能力很弱。“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必将促进我国中西部地区和沿边地区的对外开放,有助于我国食用菌行业的产能由东部向西部转移,进而实现“海陆并举、东西互济、面向全球”的产业新格局。

三、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现实性难点

1、(一)众所周知,食用菌生产作为生态循环农业的代表,具有不与人争粮、不与粮争地、不与地争肥、不与农争时等特点,能把大量废弃的农作物秸秆转化成为可供人类食用的优质健康食品, 并可创造可观的城乡就业机会。但是,食用菌作为一种烹饪食材,并不是居民日常生活必需食品。在日常饮食结构中,食用菌的重要性远比不上粮油、禽肉、果菜和茶叶,甚至不如葱、姜、蒜等调味品受关注度高。这种“非刚需”食品的特定属性,让食用菌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境地。因为“非刚需”食品的价格相比“刚需”食品更容易受到经济环境、供求关系等因素的影响而波动。这是所有食用菌行业经营者无法回避的客观现实。因此,投资食用菌的风险要高于种植业中的其他经济作物。另外,从全球范围来看,食用菌具有节令性消费食品的明显特征,消费淡旺季分明。在消费淡季,行业如果不采取减产、限产等措施,难免出现供大于求、“菇贱伤农”的情景。今天,特别是在一些发达国家,食用菌产量和人均消费量停滞不前,并呈缓慢下降趋势。因此,行业需要不断投入大量财力和人力进行宣传推广,开展消费者教育,才能维持食用菌现有的消费水平。国内企业重生产,轻营销,忽视渠道建设,在产能过剩的时候,热衷于打价格战,而不是想办法挖掘消费潜力,开拓新兴市场。

2、(二)虽然食用菌对应的英文单词是Mushroom,但是东西方对食用菌的范畴认识并不完全一致。以中国、日本和韩国为代表的东亚地区是世界上栽培食用菌品种最多的地区,常见的品种如:香菇、金针菇、杏鲍菇、平菇、蟹味菇、黑木耳、双孢蘑菇、灰树花等,多达二十余种,但是在欧洲、美洲、大洋洲、非洲甚至中亚、南亚等地区生产和消费的食用菌通常只有双孢蘑菇一种,双孢蘑菇占到当地市场份额的90%,其他有少量平菇、香菇等被称为珍稀菇“Specialty mushroom”或外来菇“Exotic mushroom”。在我国,双孢蘑菇虽然是近年大力发展的一个栽培品种,但是其产量不到我国食用菌年总产量的10%。我国在双孢蘑菇的栽培技术和装备上仍然严重滞后于西方国家。当前,我国出口食用菌品种以香菇、黑木耳和银耳等为主,产品形态以干制品和加工罐头为主,主要面向海外华人市场,在西方主流消费市场难觅踪影。近年来,以香菇、平菇、杏鲍菇、蟹味菇等为代表的珍稀菇在西方国家市场份额在扩大,但增长的速度依然缓慢。由于历史原因,目前食用菌行业的一些国际组织(例如:国际蘑菇学会)通常由西方发达国家所主导。正是因为东、西方市场食用菌消费种类的不一致,东亚国家的食用菌产量尽管很大,但是在国际组织中仍显得孤立,缺乏话语权。这也构成我国食用菌企业实现“走出去”的客观困难。当然,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看到中西方食用菌市场存在一定互补性,应抓住珍稀菇在海外市场份额不断扩大的难得机遇。

3、(三)目前,我国食用菌企业所有制机构以民营、私营为主,只有极少量公有制企业。就企业规模而言,呈金字塔结构,顶部是以上市企业为首的大企业,中间是中、小企业,底部是基层合作社和个体农户。因此,我国食用菌企业整体实力不强,抵御海外投资风险的能力较弱,对于实施“走出去”所必需的法律、外语、技术、营销、管理方面的人才极度匮乏,这也是我国食用菌企业长期难以成功走出去的一个主要原因。据初步调查,国内有实力的行业大企业更倾向于去北美、西欧等发达国家投资兴业,它们更看重发达国家成熟的市场体系、健全的法律体系、透明的政府运作和稳定的政局。

四、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合理路径

借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东风,实现中国食用菌行业真正“走出去”,应科学规划、因地制宜、分步实施,具体可考虑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1(一)有实力的大企业应重点考虑海外并购模式。并购的对象可以是海外运作成熟的生产或加工企业,也可以是国内行业紧缺的上下游产业链企业(例如:菌种生产企业、装备制造企业、冷链物流企业和原辅料供应企业等)。通过并购,我国企业可以快速获取海外基地、海外企业的品牌、专利及销售渠道等资源,在保留企业原经营管理团队的基础上,使之同国内相关业务进行整合,实现内外市场联动。具体到“一带一路”国家,位于东欧的波兰是欧洲最大的食用菌生产国,在双孢蘑菇领域管理和技术先进,人才储备丰富,销路覆盖整个欧盟地区和俄罗斯,是我国食用菌行业值得深入交流、认真研究的对象。

2、(二)对于广大中小企业,应重点考虑中外合资或中外合作模式。将中方的资本、人才、技术和装备与外方的土地、品牌、渠道等资源有机结合,在规避投资风险的同时追求利润的最大化。一方面,中小企业可以向国内西部地区转移产能,通过陆地边贸扩大销售。另一方面,也可以选择地缘接近、文化相仿、经济发展水平相当的东盟国家(例如: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等)或南亚国家作为“走出去”的优先考虑对象。

3、(三)过去,低廉的生产要素价格是驱动我国食用菌产业发展的重要动力。但是,今天生产要素价格发生了质的变化,原材料和劳动力成本的持续攀升,使得我国食用菌产业竞争力下滑。因此,除一般的产品贸易外,我国食用菌行业可以考虑全球化采购原材料,“一带一路”国家的原材料资源十分丰富,比如:印度、巴基斯坦等国的棉籽壳、越南的玉米芯和甘蔗渣、俄罗斯的甜菜渣和木屑、爱沙尼亚的泥炭土等。以上这些境外原材料的价格较我国同类产品有显著优势。如果在享有通关便利和优惠关税前提下,实现从上述国家进口原材料,不仅可以降低我国食用菌行业的生产成本,而且还使我国与这些国家的食用菌配套产业构成真正利益共同体。

4、(四)对于不同的市场,我国食用菌行业要用统筹思维,采取差异化竞争策略。比如:在双孢蘑菇技术发达、市场成熟的东欧国家,我们应扬长避短,重点推广我国有优势的珍稀菇品种;对于食用菌生产欠发达、饮食文化与我国接近的东盟、南亚和中亚地区,我们则可以全方位的输出产品、人才、技术、装备和资本。

五、几点建议

新常态下,“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将为我国经济注入新的活力,为我国食用菌企业找到新的增长点。我国食用菌企业要实现“走出去”的长期目标,仍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稳步推进,不可能一蹴而就。

第一,食用菌是我国在国际市场有绝对竞争优势的特色农产品。建议国家农业、商务、质检、海关等部门对食用菌企业给予必要的政策扶持,鼓励具备条件的企业在“走出去”方面先行先试,大胆创新,起到良好示范作用。对于“一带一路”国家,我国政府应优先与之签订相关产业框架合作协议,以便国内相关行业和企业后续跟进。总之,各级政府是我国食用菌产业的坚强后盾,对其海外投资予以保驾护航。

第二、行业组织要加强同“一带一路”国家同业组织的联系,切实做好相关国家投资环境方面的基础调研,并及时向中方企业通报相关信息。此外,行业组织要做好国内企业海外投资意愿和投资计划方面的调研,及早摸清情况,有针对性地组织专场食用菌行业与“一带一路”相关研讨会或培训,以便搭建我国食用菌行业与“一带一路”国家信息交流和经贸对接的平台。

第三、相关企业要积极研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法律法规,特别是投融资、税收、劳工福利、环境保护等涉及企业经营的政策和规定,要掌握“一带一路”国家的自然资源、风土人情和饮食习惯,甚至特定国家的宗教习俗。

大时代需要大格局,大格局需要大智慧。“走出去”是当前我国食用菌企业转型发展的重要选择之一,相关企业要充分利用 “两种资源、两个市场”,借“一带一路”的东风,努力实现新突破、新跨越,力争使我国由食用菌大国早日迈进食用菌强国之列。

版权所有: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京ICP备0502129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804号

页面更新时间 : 2017-11-16 09:32:58
Powered By MystepCMS
商会微信订阅号
商会微信服务号